芋圆奶茶Fishhh🐟

11:00——情人节,我抱着满天星来见你

过完年,徐均朔在准备去排练之前抽空去了一下北京去找郑棋元。

去之前,徐均朔调戏到:“你不会这次过年家里好有人住着吧?”

“??”“你说什么呢!谁住过不都告诉你了嘛?”

“还有没告诉我的?”

“那怎敢?”

徐均朔是情人节前一天到的北北京,带饭衣服不多,就是一些长袖外套,毕竟待不了很久,过几天就回上海了。

“郑迪,明天情人节诶!”徐均朔一向是那种很注重仪式感又很浪漫的人。此话一出,必有蹊跷。

“嗯?怎么说?”

“要不我给你做顿你喜欢的?红烧肉?咖喱牛腩?你选嘛!”郑迪依然像宠孩子一样宠他。

“我们俩都这么久没见了,总得整点大仪式感吧。”

“那我明天可能要去一下录音室,录首歌,你要等我还是?”

“没事,到时候再说,我看我醒来是啥情况。”

“行~”

徐均朔确定完郑棋元的行程之后,起身去洗澡了。他走去提箱子的同时给了郑棋元一个kiss,暗暗说到:“好久没吻了。”

郑棋元怎么说也是老手了,却突然有些脸红了。

当天晚上,俩人从客厅翻腾到了卧室,激情折腾了一个小时,郑棋元是彻底累了,抱着说说贴着他耳朵说:“朔朔,情人节快乐,在梦里也爱你。晚安啊!”

————

第二天下午

“我醒了。你录音录得大概了吗?”

“我刚听完修音师放的,给了一些小建议,再录一两次差不多就好了!”

“嗯,那我先出发了。”

“有小惊喜哦,你知道的,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徐均朔没有直接去录音室、在三里屯拿了一盒所谓的贵妇焦糖布丁,和昨天晚上定的花。

去店里装花的时候,他仔细跟店员强调好几次,一定要包的仔细好看,是过节用的。店员小姐姐也是可爱,被他叨叨烦了,说了一句:“你真的好在意你对象啊!”

徐均朔嘴上小声嘟囔:“当然啊,当然啊。”

晃晃悠悠,他仔细逛了一下他们之前老是去的餐厅,爱逛的地方,这儿好像是当初刚恋爱的时候经常来的地方,当时的郑迪还极其没有安全感,总是患得患失,他说:“牵着你的手,我稍微安然些。”这样也好,很久没有静下心来体会了,渐渐忙起来之后,有些时候甚至忘记了在一起的初心。

徐均朔没告诉郑棋元他有任何准备,只是透露了极其在意这个节日的意愿并解释清了:“你真的不和我过这个节吗,我们这么不容易,中间闹了多少次别扭,还不是在一起的?”

徐均朔熟练的走进录音师,简单地和在场的各个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没太张扬,抱着自己的花和礼品,找了个角落坐下玩手机了。

毕竟自己就是个闲人,就算大家都很熟,也不好打扰人家工作。

郑棋元后面又多录了几次,因为他觉得前面有瑕疵,稍微耽误了一会儿。中间他出来喝了一次水,徐均朔也不敢有太过分的动作,就挥挥手示意了一下就继续低头玩手机了。

过了一两个小时,

他录完了,简单和录音师说了个再见,寒暄了一下就走向徐均朔了:“下次一起吃饭哈!”

“嗯嗯,那我先走了?我男朋友在呢。”其实,他们俩的关系说都知道,在圈子内属于一个半公开的状态,郑棋元对外宣传我现在恋爱给徐均朔足够安全感的贴心行为,毕竟他之前确实迷人得很。

徐均朔见他走过来了,满脸地笑容,掏出了怀里的满天星,一脸真诚地走了过来:

“满天星是纯净的爱,郑迪,你值得,你记住,你永远远值得!”

“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你总有不安的感觉,你把我这像满天星星一样的爱怀揣在兜里,然后坚持下去,做你该做的!”

“我只想说,我爱你。”

“朔朔,我也是。你出现之前我从不知道什么叫做热烈的爱,你出现之后我只在意你。”



3点—我去赵氏孤儿是为了公费恋爱


bgm:《一天》——扎西、郑棋元、马佳、方方


1. 

细细数来,赵氏孤儿就这样巡了那么多个城市,去了拥有共同回忆的长沙,去了很多江浙沪周边的城市,小桥流水带给人的体验是截然不同的安逸和平静,他们一边演着,一边体验那里安然的状态。有一天,在无锡,赏着这剧院旁边简单的公园,徐均朔在想,哪一天我的生活跟这群来这儿散步的老大爷一样舒心才好呢。

徐均朔一边回忆着去每一个城市的感觉,一边又希望这个快点演完,好赶学校里落下的论文,就带着这样的心情,赵氏孤儿在今年的演出几乎是要结束了,最后还是回到了上海这个老地方。

“郑迪,要不你这个星期来我家住吧?”

这是在上海的最后几场了,徐均朔知道下周郑棋元要回北京了,该寄回北京的东西都差不多收拾好了,就留下几件简单的换洗衣服了,发出了一个这样简单的邀请。徐均朔早早地到了化妆间开始折腾,找了一圈,发现除了导演组一些零碎的人在别的人都还没到,最后几场了,他想更认真地对待。

再一次回来的感觉就好像学生毕业了,在进行一些毕业之后的演出,他希望这演出是成熟的,可观的,可以拿得出手的,这样才对得起在上海读的那几年书,爱他的粉丝,和希望他成为优秀的业界顶梁柱的老师。再加上这次更不一样的地方是他和郑棋元一起回来演出,更像是他们一起回忆过去的同时,在这个剧院铺下关于未来的愿景。

“没事啊,我住酒店或者超政家都行啊,你要写论文,我就不去了。”

“不是,你不要不讲男德啊?你住人家家里多不方便,再说我这又不是没位置。”

“之前你说我屋子小不好打扰就算了,我这刚换了个大屋子你总没理由拒绝吧?”

【对方正在输入...】

“这样吗?我在想,我会不会给你造成负担。”

【对方正在输入...】

“讲道理出大问题!郑迪,你在想什么,你是不是不想和我睡!”

“我怎么总感觉你最近好像不太想来我家,或者说,不太想和我有过密的接触,倒不像是以前的郑迪了,格外的有界限感。”

这话也不是小孩子说的玩的,只是这几次出去巡演,挨得近,对方的情绪可以感受得很明显。上次去成都的时候明明很热情地安排了一个惊喜满满的火锅宴,但是去厦门的时候又推脱说自己一个人要休息,不陪着小朋友去海边吹风了。

这种感觉不像是刚认识时候的那分刻意,也不像是热恋时期时时刻刻都得待在一起的浓情蜜意,倒像是礼数周全的小夫妻。干什么事情都会和对方商量,在意对方的感受也在意自己的面子,讲究礼貌也讲究距离。

“我快到了,我们演完再商量吧。”


2. 

郑棋元按照往常的习惯,拎着几杯美式和一袋水果进了化妆室,这俩样不愁多,反正化妆室里总有人要,不愁会被浪费。还有一笼热乎乎的上海小笼包是专门给徐均朔的。都说在上海待久的人喜欢的就是这一口刚出笼热乎乎的小笼包,他但凡有时间都会在排练之前买一点带过去,他总是怕徐均朔忘记吃晚饭,或者是演完了他饿了,就可以随时拿到微波炉里热一下哦。

“谁要美式或者水果啊!想要的自己来拿啊,在那边了。”

刚坐进化妆室的郑棋元问道。

“我带了一盒小笼包,你记得化完妆吃了。”

徐均朔的一些小习惯他还是清楚的,因为是今年最后几次在上海演了,徐均朔他很在意,因为更有仪式感一些。他小心翼翼地保护起了小孩子的仪式感,帮他保存好那份对舞台崇高的尊重和敬畏,他会带着徐均朔到观众席上走一走,坐一坐,体验每一个观众的感受,平常简单地照顾一下他生活起居,闲的时候给他带一些午餐晚餐。

“我总是想给这里的观众最好的,但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得到,我尽量呢。”徐均朔忐忑不安地在上音的小群里说着。

泽辉看到这么沮丧的徐均朔上来就是一句:“啊唷,是谁欺负我们朔朔了?”

“这不是赵氏孤儿要结束了嘛!”

顾老师立刻接道:“我看你是不想离开我偶像才难过!”

“你别瞎说,我很爱工作的。”

“嗯,懂了,你很爱和你老师同床共枕。”

“笑脸.jpg”

“你等着啊,顾易。”

敏黑见缝插针:“我等着,上次哪个小兔崽子因为谈恋爱把我的不眠之夜鸽了,问就是棋元哥重要,是吧。”

“你,你,你!”

徐均朔气死了,一气之下把手机丢一边,正好这是郑棋元和他的化妆师走进来了。

“让我看看是谁欺负了你啊?这么生气?”

“还不是我那群好同学非说我因为恋爱误事儿!”

郑棋元两只眼一挑,只显媚态:“不是吗?”

“别闹,对了,我们再看一下剧本那次我跟你说的地方的那个逻辑吧!”

“你这孩子,我们吃饭的时候不是才聊过,你今天咋这么不安,要抱抱吗?”郑棋元见状简单地安慰了一下,他其实什么都知道,上海嘛,对于徐均朔来说意义有多特殊不言而喻,他没想到他这么在意。

“你看啊,这个孤儿最后是这样的,他发现他很有感情的养父居然对他有残害的心态,你应该这么理解,第一层是不堪和戏剧性,儿子不敢相信,其次是荒诞,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再然后是不堪,自己深爱的养父居然曾经想残害自己。这么说明白吗?”

“哦哦哦,顿时懂了!我再去品品!”


3. 

就这样,徐均朔坐在舞台边上一边体验着这情绪一边等待着它开始。他知道这一天依然不会有很多变化,会有很多爱他们的粉丝,会收到祝福,会谢幕,谢幕之后会吃饭,但他依然很在意这个舞台。

一幕一幕,这剧宛如他曾经的记忆,像幻灯片一样在他脑海里播放,他一边演,一边回想,第一天他和郑迪排练时的感情到现在。他依然记得那个愿意在休息的时候拥抱他的郑棋元和入戏的程婴是完全两个人。

在上海的最后一次剧像往常一样,演完了。有些许不同的是徐均朔最后那颤抖的哭声和崩溃的质问,郑棋元隔着半个舞台都能感受到他散发出的深刻情绪,和之前的内敛不一样,他没有隐藏自己的崩溃。

谢幕的之后,他们俩偷偷拥抱了一下,说:“终于结束了,你属于我了!”郑棋元假装不在意的笑了笑,然后去拥抱了公主,不过又是一次假装不在意实际上在意的要死的戏码而已。

回到后台后,郑棋元卸了妆,他私信徐均朔:“小土豆,庆功宴之后陪我喝酒吧。”

这暗示很明显了,摆明了就是:“我想你”,只是没说明而已,徐均朔自然懂的。

“你挑地儿,然后私信我。”

“好,我先换个衣服,整理一下。”

庆功宴倒是和往常一样,没啥区别,大家该吃的吃了,该喝的喝了,礼貌性地给一些创作者敬酒之外就没什么别的。他们俩迅速解决完那些工作上的人际关系,抽身离开了。

最后,他们挑了一家在上海交响乐团对面的一个小酒吧,人不多,但很有情调,放着80年代的爵士乐,在微醺的状态下,荷尔蒙失调的感觉让在吧台上喝酒的人自然而然地抱在一起了。徐均朔内心嫌弃了一下,不由得上手挽住了郑棋元的腰。

俩人坐下,在吧台上,徐均朔点了杯山崎,不算很多,而且让酒保加了冰,以防太浓;郑棋元一个人点了一个龙舌兰shot和whisky shot,他说年纪大的人喜欢苦点的东西。话还没说完,徐均朔温热的嘴唇就直接凑上去了,年少的人散发着的荷尔蒙的气息在酒精的催促下显得清甜。

“我好久没抱你了,你坐过来。”

“酒还没喝完呢”

“你喝,但我抱着你,不矛盾。”

就这样,徐均朔一直手搂着郑棋元的腰,脸贴着郑棋元,听他讲话。

“你听我讲,朔朔,你在上海的这几场有进步了,真的不要再谴责你自己了,不要让你自己太难过了,会走不出来的。”

“或许,我抱住你,我只在意现在,此时此刻我的感觉,那个什么程婴和养子和我有啥关系呢!”

“戏里都那么苦了,能不能让现实生活中别那么苦?”

“好好,抱抱。”说着说着,郑棋元把另外一只手搭在了徐均朔的脸上,两手捧着他的脸,就这样,两个人酒还没喝完,在吧台上倒是先瞎搞起来了。

他们也不说话,他们太知道对方想说什么,但都没有开口,就是沉默着,看着对方,也是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这样认真且近距离的看过对方了。他们没有过多的奢望,只是希望相拥时片刻变老,相爱时时间永恒。这样安逸的时间并不多,只是想享受而已。

过了一会儿,他们俩把酒都喝得差不多之后。

郑棋元起身买了单,披上自己的衣服喊徐均朔回家,顺带关心了一下这个不怎么能喝酒的孩子:“没事儿吧”

“没事儿,都和你在一起这么久了,这点酒我还是可以的!”

“打车去我家?”徐均朔象征性地问了一句。

“嗯嗯”郑棋元一边刷手机一边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

在车上,郑棋元因为喝了酒之后全身血液循环加快了,稍微有点微热的身体靠着徐均朔:“朔朔,我只想永远地抱着你。”

徐均朔抬起头,看了看车边驶过的灯和略微圆的月亮,他偷偷地亲了一下身边这个迷人的男人,应了一句:“好。”



一个大胆的猜测

我来奶一口

郑棋元吧 è‡ªä»Žè°ˆäº†æ‹çˆ±ä¹‹åŽ å°±æ˜¯é‚£ç§å‚²å¨‡çš„猫猫


这回开生日会内心世界:

徐均朔 æˆ‘们俩都昭告天下了 æˆ‘开个生日会 ä½ è¿˜æ•¢ä¸æ¥ æˆ‘看你以后咋混

完了 å°å¾æ‹¼å‘½æŒ¤å‡ºæ—¶é—´æŒ‘出了个还行的行程

一个会抓娃娃的徐均朔

紧更实事且被姐妹点梗的我

是个短打(隔离生活过度无聊/虽然马上就可以回家了)

小徐去抓娃娃预警

吵架预警

几乎全是对话,请大家自行脑补她们俩说这些话的语气。

 

(正文)

 

郑棋元和徐均朔又出去玩了。也是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上一次去迪斯尼的时候郑棋元买了一个兔子耳朵的头箍回家拍照,拍完就拿给小助理,说是抽奖送后援会了。徐均朔手机里存的类似的照片有整整一页。这回又是去电玩城抓娃娃,表面上说是童心未泯,实际上还真是。

 

徐均朔坐在家里觉得越发无聊,对着空荡荡的客厅,也没啥特别想看的电视剧和电影。徐均朔对着在练声的棋元哥说:“棋元,我想出去玩了,抓娃娃那种。”

 

刚练完声的棋元答应了一句:“好啊,你想去哪儿?”

 

“就上次王敏辉带我们去的那个电玩城”

 

“想抓娃娃送给你”

 

“你又来了~”

 

“诶呀,棋元哥,走嘛,那么好玩的地方。”

 

“好好好。”

 

俩人欢欢乐乐地走到电玩城,换了100个币。

 

徐均朔拿着刚换的100个币盯着不同的娃娃机,点兵点将随便选了一个娃娃机。反正在他眼里都一样好抓,怎么可能抓不到呢。

 

他选的第一个娃娃机里全是比卡丘。一开始抓的时候,徐均朔就一直坚持不懈地想抓离掉落口最近的那只皮卡丘,但是呢,那只皮卡丘看着就十分圆润,还有两只树立的脚,抓的时候一点都不好把握重心,一不小心就会失败。

 

徐均朔就一直试了四五次,接近抓狂的状态:“这东西怎么这么难抓啊,真是太难过了,呜呜呜。”

 

“我居然抓不出来了。呜呜”

 

“可是我真的好喜欢皮卡丘啊,呜呜呜~”

 

“你cu大问题!你为什么要老是抓你自己!”

 

站在一旁的郑棋元盯着沮丧的徐均朔,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好:“要不我帮你抓一次试试,但我不经常抓诶。”

 

果不其然,郑棋元又浪费了一个币,这使本就很沮丧的徐均朔更加难过了:“你看看你,又浪费了两个币。”

 

“行行行,我的错我的错。”

 

“那你好好玩,我就站在旁边看你玩就是了。”

 

“不嘛,你再帮我抓一次嘛。我不想抓了,好难过的呀。”

 

郑棋元也是真的不会抓,对于小朋友这种无理请求真的十分无奈:“不是,均朔,我看着你抓就好了呀,你看这不还有很多币嘛。”

 

“你好好抓,大不了再去换一点币嘛,我站在旁边上星耀就好了”

 

“哇塞,你居然是这样的呀,棋元?”

 

“不陪我抓娃娃就算了,居然还一个人偷偷打王者。”

 

不得不说,徐均朔啊,平常正经的时候严肃得出乎意料,撒娇耍赖起来也真的是毫不讲理。

 

“不是,我这不是心疼钱嘛,都不知道浪费了多少个币了。”

 

郑棋元敷衍地回了一句:“没事发呀,玩得开心就好了,在意钱干嘛呢?”说完这句话,郑棋元划开手机里的抖音,漫无目的地翻着。

 

“行啊你,郑棋元,你看着手机都不陪陪我!”

 

“等着啊,你知道我生气后果很严重的吧?真的是气死了!”

 

“你上次还没交代除了董攀还有谁来我们家住过呢,等着啊。”

 

抓不到皮卡丘就算了,郑迪也是不怎么愿意理他,这就更令他恼怒了。

 

终于,徐均朔在花掉第20个币的时候抓到了一只皮卡丘,整个人瞬间舞了起来。

 

“歪比巴比布”

 

“我抓到了,棋元棋元,快看,我抓到了!”

 

郑棋元放下手机,认真地盯着徐均朔手里皮卡丘,对着他的脸说:“你看看,这真的好像你啊。呵呵呵。”

 

“嗯,真好,那我拿去把它放在我钢琴上面,这样每次看到他的时候都会想到你呀。”

 

“哼,你刚刚都不理我。我现在只想知道,除了攀攀,还有谁住在你北京的家过。”徐均朔一边说一边走向下一个娃娃机,里面全是可可爱爱的猫。

【湖心岛六·ä¸€ã€‘爸爸,我们出去玩吧

突发奇想的脑洞

是个群像

“爸比 æˆ‘们去哪儿呀?” â€œå¸¦ä½ åŽ»å”叔家玩呀”

一堆爸爸们带着孩子出去玩的故事

龚方/均棋/果汁出没

码字不易,群像更难(疯狂暗示红心♥️蓝手

 

 

1

小小方很沮丧地坐在客厅里想着:

“哼,说好了明天是6.1,给我买甜甜地蛋糕吃,带我去迪斯尼的,结果现在倒好,大晚上了一个人都不见了。”

“均朔叔叔不也天天排练,虽然忙也忙死了,还不是拎了一箱草莓蛋糕和一袋子果汁糖回来给俊旗弟弟,你们倒好,都不着家的!”

 

叮叮叮

电话响了,也不知道是谁打过来的,大概率是这两个离谱的爸爸吧。

 

一看来电显示,果然是子祺老爹:

“小可爱啊,我明天要和你书剑爸爸去你均朔叔叔那里去,我们要把赵氏孤儿复排剧本送过去,你要一起来嘛?”

 

“到时候你敏黑叔叔也会带着惠原姐妹一起呀。晚上还可以一起吃小火锅。”

 

“那不去迪斯尼了么?”

 

“去均朔叔叔家有俊旗弟弟不好么,你还可以让棋元叔叔带你玩你最喜欢的马里奥,对不对?而且,你惠原姐姐说,她做了漂亮的衣服给你。你真的不去么?”

 

小小方坐在那儿一想,也是,没那么亏,又可以和以前的小伙伴吃火锅了,说不定还能骗棋元叔叔给他做个提拉米苏吃。

 

 

2

 

第二天去均朔家之前,龚子祺和方书剑先带着小小方去家旁边的超市买了一堆食材。

 

小小方看着站在冰柜前纠结来纠结去的俩憨憨爸爸:

“要不要给你买个响竹啊,记得你最喜欢这种有嚼劲有味道的东西了?还有鱼丸,牛肉丸之类的。”

 

“emmm...”

 

“哦,好啊,没事的呀,子祺,你买的我都喜欢。”

 

不知怎的回事,书剑爸爸的脸越来越靠近子祺爸爸的,到最后就是一个奇怪的动作:书剑爸爸的脸贴着子祺爸爸的,嘴巴挨着子祺爸爸的耳朵,感觉都快要咬上了。站在一旁小小方很迷惑地看着他们俩,心想:我书剑爸爸的耳朵有那么好吃么?

 

出于小孩子啥都想尝试,啥都想知道点的好奇心,小小方一直拽着他书剑爸爸的手指,试图爬上去看一看究竟在干嘛。

 

方书剑一直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拽他,低头一看,发现是自己的小宝贝啊。

 

“子祺,你看看你,小孩子还在呢”

 

龚子祺瞬间脸就红了,狡辩道:“那还不是你要亲上来的!”

 

为了缓解尴尬,方书剑扭过头来对着小小方亲声说:“你有什么想吃的么,爸爸给你买啊。”

 

小小方瞬间愣住了,内心也是很疑惑为什么他能在瞬间变得这么温柔,明明刚刚还在和子祺爸爸有奇怪的举动。虽然很疑惑,但是能逮着机会买些很喜欢吃的棒棒糖,芝士蛋糕也是好的。当然,最喜欢的还是黑糖奶茶了呀。

 

“那你给我买黑糖珍珠奶茶吗?上次子祺爸爸说吃多了黑糖不好,都没让我买,哼!芝士蛋糕也行呀。”说着说着,小小方瘪起了嘴撒娇。

 

看着委屈的小孩子,方书剑心瞬间融化了。那谁顶得住自己这么一个心爱的孩子在面前撒娇呢?这种时候必然他说什么都答应了:

 

“好好好,今天不是过节嘛,都给你买”

 

小小方一蹦一跳的跑道冰柜前面,垫脚指着在第三层的半熟芝士,可怜巴巴望地书剑爸爸。方书剑又顺手拿了冰柜里其他的甜点,什么夹心抹茶味大福,抹茶慕斯之类的,看起来觉得不错的,能拿的都拿了。生怕等会儿亏待了其他的小朋友们。然后,去柜台找那长得很温柔的小姐姐要了杯很甜很甜的黑糖奶茶。

 

小姐姐说:“那你等一下哦,我现在去做呢。”

 

等的时候,小小方看见子祺爸爸抱着十几袋肉制品过来,听说是有牛肉,羊肉,鸡肉这类的。

 

“突然想起来我们去均朔那边吃火锅,没买他爱吃的,随便买了一些肉。”

 

“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来,等会儿还是要去拿一点蔬菜之类的,不然等会儿均朔又说我们忘记给他亲爱的男朋友只吃素了。”

 

龚子祺翻开手机看了一下微信留言,发现敏黑在群里说记得多买点番茄和调料,他说十元最近肠胃不是很好,不怎么能吃辣的。

 

“哦哦好,顺带再多买几盒番茄,酱料啊什么的,还有火锅底料吧,说好了做番茄锅给我们的小朋友的。刚刚在微信去里看,敏黑也说要带多一点番茄给他男朋友。”

 

"小朋友,拿好哟,你的黑糖奶茶。"

 

"好,谢谢漂亮姐姐哦!"

 

 

3

龚子祺站在一旁,呆滞地看着服务员把这么多的食物一点一点地装进购物袋。

 

方书剑拿着子祺的手机在一条一条的回微信:

 

敏黑:你们快来啊,小孩子们玩的可开心了

[图片]

[图片]

[图片]

 

子祺:那还不是你们俩 å•¥éƒ½ä¸ä¹° è¡£æ¥ä¼¸æ‰‹é¥­æ¥å¼ å£

我和龚子祺要累死了

 

亏亏:你看看,你看看

你是不是又拿错手机了哈哈哈哈哈

笑死我了

 

子祺:[图片]

这不是他在结账嘛

你们还要什么么 è¿˜æœ‰æœºä¼š

 

均朔:买点甜点 

提拉米苏或者抹茶蛋糕之类的 æ£‹å…ƒå“¥è¯´ä»–要吃点甜的

 

子祺:哦哦哦好 çŸ¥é“啦

知道你棋元哥爱吃甜的

刚刚都买了 ä¹°äº†å¯å¤šå‘¢

 

均朔:好嘞

 

棋元:你们快过来

把食材带过来之后我就可以做了

 

均朔:刚刚军旗还说很想和你们家孩子玩呢

 

敏黑:来吧来吧 å¥½ä¹…没见了

 

这时候,龚子祺买完单了,看见方书剑拿着他的手机在聊微信,习惯性地凑过头来看了一眼。

 

心想说,你们这倒好,一唱一和的,事儿都让我们干完了。

 

 

3

方书剑和龚子祺两个人手上拎了大概有十几个袋子,又是食材,又是零食的。

 

完了小小方还抱着两袋自己最喜欢的蛋糕,甜品。

 

快到楼下的时候,方书剑艰难地空出一个手掏出他的手机,对着话筒说:到楼下了到楼下了,均朔你快下来帮忙。

 

均朔看见这条消息,穿了双拖鞋就跑下去了。看见这两人手上这么一堆吃的,他着实也是一惊。"诶呀,都这么熟了,咋买了这么多,我们家也不是没有的呀!"

 

听见这话,龚子祺瞬间也是有点气了:"你完蛋嘞,是谁朔让我们买多点蔬菜的,买了现在说多。你是不是出大问题lei"

 

"你看看,把书剑都累死了。"

 

听见这话,徐均朔知道他没办法反驳,做了一个假笑,把方书剑手上的袋子拿走了。看见小小方手上抱着一堆蛋糕,会心地笑了:

 

"子祺啊,你们家小孩子还真挺懂事哈,买了这么写个抹茶蛋糕给我的棋元,真是麻烦你们lei"

 

“徐!均!朔!你爬!自己男朋友要吃让我家崽子买!”

 

叮,电梯到了。不得不说,徐均朔和郑棋元眼光还是好啊,买了个顶层的,可以一览无余的看见黄浦江。

 

“进门穿这双拖鞋吧”

 

徐均朔从木柜里拿出来了以前他们放在他家备用的鞋子。曾经一起排练吃饭,来的次数多了就都备着了。结果有了孩子之后又纷纷忙了起来。

 

听到开门的声音,敏黑本来横躺在周士原腿上玩玩王者的,瞬间做起来:“龚子祺,你搞什么呢,呕死了~怎么才来!我想死你了~”

 

看见自己的好室友在换血,敏黑依然没有什么想要起来的冲动,瘫痪在沙发上一边抱着自己的乖巧小女儿一边摸着她的头懒懒地说:"你看看,我们家小孩子都想死小小方了。"

 

小小方把鞋子脱了之后又把他手上原本那一袋子的吃的抱进客厅。紧接着又听见他的子祺爸爸说:"你等会儿把那些个什么酱料,青菜啊,肉啊拎到厨房去给你棋元叔叔去啊。"

 

 

4

安顿下来之后,方书剑坐下来看着助理给他发的消息,想到下个星期又有赵氏孤儿的排练,暗示龚子祺把剧本还给徐均朔。

 

"你上次落在我家的lei。书剑后面在家读剧本的时候,闲着无聊,就都给你们备注好了,一本是给你的,一本是给你棋元哥的,你和你棋元哥先看看?"

 

徐均朔顺手接过方书剑手里的剧本,虽然已经跟他们很熟了,但还是习惯性地说了句"谢谢你帮我把棋元哥的那份也做了备注哦~"一边说着,一边翻开粗略地看了看剧本里的备注,没想到比想象中的要详细很多。方书剑就是这样一个很贴心的学弟吧,很多时候会认真的保持自己和所有人的距离感,但是每次帮忙的时候就很周到。

 

"那我先放着了。家里都很熟了,你帮我看一下孩子,别让他们太闹腾了,我先进去帮棋元哥。"

 

"嗯嗯,我要是备注的不清楚你发微信什么的就好了。我先去看看孩子们。"

 

其实,徐均朔也帮不了什么,反正他自己也不会做饭,切菜就更不用说了,谁知道哪天他会不会切到自己的,一般在家也都是棋元哥把饭做好了喊他出来吃的。顶多也就在旁边帮郑棋元洗洗菜,简单地挑选食材,然后洗洗需要的盘子之类的,他只是想多和棋元哥待在一起,不论什么时候都是这么想的,想一起聊天想看着他而已。

 

看见徐均朔进了厨房,自己的老公去陪孩子了,龚子祺自己无所事事地走到敏黑旁边坐下。"在玩什么呢,让我看看。"

 

"不好意思,刚玩完哦。亏亏带我赢的一局。"

 

龚子祺转头看向周士原,看着他拿着手机在那里窃笑,感觉自己被抛弃了,就十分"气愤地"掏出了手机给这两位秀恩爱的小情侣拍了张合照。可是,刚好按下快门的时刻王敏辉闭眼了。

 

没一会儿,微信群就炸了。这当然是亲爱的龚子祺开的好头。

 

子祺:[图片]

大家快来看小情侣秀恩爱啊

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呢

呵呵 æ¸¸æˆéƒ½ä¸å’Œæˆ‘玩了

 

敏黑:沈!麻!

你居然拍了照片

呕死了

我和我老公叙叙旧怎么了 æˆ‘们异地好幸苦的

 

徐均朔在厨房里就一直听见手机在震动,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喧闹。平常工作的群聊都免打扰了,没有屏蔽的群聊和人就那么几个,正好奇到底是谁这么会轰炸他呢。打开一看,就是敏黑和周士原的"靓照"。

 

也是惊了,这群人真的是一如既往的无聊和幼稚啊。其实,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正在回消息的他笑出鸟叫了:"哈哈哈哈哈,笑死我嘞,龚子祺你自己怎么不去找书剑啊!欺负409团宠敏黑是怎么回事儿嘛!"

 

均朔:不过这照片也太好笑了

我要存下来

 

敏黑:真是呕死了!

我什么时候欺负过我们权威的班长哦

龚子祺啊 æˆ‘跟你讲 ä¸‹æ¬¡ä½ åˆ«æƒ³æ‰¾æˆ‘们家亏亏要编曲

 

郑棋元在旁边洗菜,很好奇微信群里发生了什么,苦于手中还有没洗完的一半生菜,没有办法碰手机,转过头去跟徐均朔说:"好登西?快分享给我!"

 

徐均朔二话不说,把敏黑那张闭着眼傲娇的照片翻出来给他棋元哥看了。

 

"这也,这也太有神韵了吧?"

 

"均朔,你快帮我回复一下,敏辉也太好看了吧。"

 

均朔:@敏辉,棋元说你好看诶

 

这个时候,一直在窥屏的周士原突然回复了一句:我也觉得我们家黑黑好看

 

敏黑:@均朔,班长,你这就不对了,仗着你男朋友是前辈我不敢说啥就来嘲讽我哦。

我真的...

 

徐均朔放下手机,一边处理漏勺里切片了的牛肉,一边对着棋元哥说:"我忘了告诉你了,刚刚方方把你的剧本拿过来了。"

 

"嗯,好。"

 

"其实我还是很怀念以前一起排练的时光的。我还想拥有一次在排练室躺在你怀里的机会。"

 

"你个狗东西,谁今天早上抱住我不让我起床的!"

 

"那在排练室的感觉不一样啊!"

 

"行,说正事儿就是你晚点记得看一下哦。"

 

"嗯,你说是就是呗。"

 

徐均朔这个时候根本没心情处理手里的肉,盯着郑棋元的侧脸。不得不说,他侧脸一直都是那样的棱角分明,一点都没有给人他是年纪不小的人的感觉。

 

郑棋元也许感受到了徐均朔炽热的眼神,抬头对着:"不是,均朔,你粗大问题!洗个菜为什么要这么久啊。"

 

徐均朔被怼得不知道说啥好,乖乖低头继续处理那还没处理完的牛肉。

 

 

5

方书剑习惯性的把手机系统换成了免打扰模式,曾经是因为练歌的时候不想被打扰,刚刚小俊棋一直吵着想听他们赵氏孤儿里面的歌给他听。

 

"书剑叔叔,你就弹弹嘛,每次爸爸他们练歌的时候都把门关上了,我都好难听到。"

 

"那既然你来了,我能听你唱了。求求你了嘛。"

 

小孩子撒起娇了,方书剑真的没有任何办法抵御,更何况那个语气跟平常娇羞的徐均朔一模一样。

 

"好好好,我找下谱子,你要听哪一首啊。"

 

"要不我一顺着唱给你听?"

 

俊旗一脸期盼的盯着方书剑:"都行,只要是你唱的就好。"

 

"你去问问小惠原要不要一起来,然后我们把门关上。"

 

还没等到俊旗去找惠原,她拿着一颗草莓走过来:"这不就来了嘛。嘻嘻嘻,书剑叔叔,我想听你弹琴诶。"

 

方书剑掀开钢琴保护套,从第一段开始弹,边弹边唱,偶尔跟俩小朋友耐心地解释解释一下这段的剧情,简单的介绍。

 

两个小朋友就坐在地毯上乖乖地听着他慢慢地讲这个很古老,但是很吸引人的故事。虽然这故事也是听了很多遍了,但是书剑叔叔讲述的方式就是很独特的,宛如一个平常没事儿会给小孩子买糖吃的老师在慢慢讲他的人生经历,故事情节也许是辛酸的,但是他好像已经消化了这一切对不幸,讲完还会温柔地告诉孩子:"看,这是一个很美的故事优雅。就好像夜空中的星星一般美。"

 

就这样一个个情节,一首首伴奏,一边唱一边讲解讲完了这部看似很神秘的剧。

 

顺手拿起放在钢琴架上的手机,只想随便刷刷微博,看看又有哪些人评论了,或者留言了,不曾想微信里有接近100条推送。

 

点开一看,果然是这些话唠们。果然是喧闹啊。

 

一直在往上翻聊天记录,突然看到一张还没加载出来很模糊的图片,打开大图一看,方书剑自己一惊:"这是谁啊,怎么如此傲娇啊,这还是我们的敏辉么?"

 

书剑:这谁拍的啊

这卡的时间也太好了吧

 

敏黑:那必然是你宝贝老公呢

你想想好吧?

呕~死~了~

 

子祺:这...这...这...

这赖我么?

你要闭眼睛的

 

回复了这几句之后,方书剑带着孩子们走出来。

 

他看见子祺一个人坐在木椅上,敏黑一个人侧躺,慵懒地靠在周士原的腿上。周士原看了一眼手机,又盯着敏黑的眼睛。也不说什么话,就静静地看着,仿佛眼神能替他们诉说想念和爱意一般。

 

小惠原刚好顺了几颗草莓,啥都没说,走到敏黑面前:"爸爸,吃草莓吗?"

 

王敏辉心想:"怎么这么烦呢,怎么这么不懂事呢?"

 

但是又不好说出口,毕竟在孩子面前这么光明正大地打情骂俏好像不是什么很值得骄傲的事情。

 

顺手接过草莓,对自己孩子说了一句:"好啊。"反手,把这个草莓塞到周士原嘴里。

 

周士原好像早就预料到敏辉会这么做一样,习惯性的把这颗草莓放进嘴里一点一点的咀嚼。小惠原站在一旁都给惊呆了,他原以为敏辉爸爸会自己吃的,看到他这么操作惠原也是很惊讶。俊旗刚好站在惠原后面,把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特别是敏辉叔叔那戏谑的眼神,他没想到别人家的爸爸好像比他自己的更会调情。

 

正巧,这个时候时候徐均朔从厨房里走出来,棋元哥让他去拿一下放在客厅里的番茄,放进高汤里。不巧看见正在眉目传情地敏辉和周士原:"绣啊,绣给谁看呢!"

 

"要不你们谁帮我把这个番茄洗了切成一半一半的端进来?切好了放进去就可以吃饭了。"

 

 

6

高汤基本上都已经开了,徐均朔精心地准备了不同的碗和不同的调料任由大家挑。像他自己的小朋友就喜欢吃偏甜一点的酱,也不知道是随了谁的口味,所以他就会放多一些沙茶酱进去。至于方方和子祺他们,那就由他们自己选了。

 

"好了好了,可以吃了,你们来吧。"

 

小孩子们听到了这句话可兴奋了,终于可以吃到好吃的肉了。

 

王敏辉瞬间从沙发上坐起来,一听到能吃饭他就来劲了。虽然平常也吃的不多,但是这次这么难得的机会重聚,感觉又能回到大学的时候大家无忧无虑一起在学校旁边找餐厅的感觉。

 

郑棋元从厨房里把处理好的肉制品拿出来放到桌上,同时示意大家随便坐。

 

既然是随便坐,龚子祺肯定要和自己的方书剑在一起了,王敏辉也不意外地和周士原坐在一起。小孩子们倒是无所谓,反正有没有爸爸都无所谓,可以愉快的和小伙伴玩耍就很满足了。

 

刚坐下来的时候,徐均朔顺手丢了几片生菜进去。大家还以为徐均朔开始和棋元哥一样,吃素了呢。谁能想到他把烫好的几片生菜顺手就放进了郑棋元的碗里。

 

王敏辉看见了就说了一句:"真是呕死我了~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男朋友。"敏辉顺手把几片里脊肉小心翼翼地放进了锅里,对着周士原说:"过半分钟捞起来哦。"

 

"讲道理,我寻思你和周士原那么久没见面,你们孩子怎么带的啊?我们这真的是忙到吐血,天天和棋元哥要在排练室住下了,我可太佩服你们了。"

 

"小孩子大部分时候都和我一起在上海待着,偶尔周末放假的时候去长沙那边,我一个人也是,接了好几部沉浸式的剧之后根本没啥时间了。然后就把孩子送到周士原他父母那边了,刚好还有弟弟妹妹们一起玩。"

 

这个时候,龚子祺突然插了一句话:"我推了一部剧回家也照样忙。"然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这群人,自从各自有了各自的孩子之后,生活的重心都转向了孩子。以前自由自在地想干嘛干嘛,没有什么拘束,现在做选择的时候还要想一下这些工作会不会耽误到自己照顾小朋友,有

些时候工作离家太远了就十分难妥协。就像周士原前段时间就在长沙待了两三月录节目,而敏辉周末的时候要排练,只能辛苦孩子两头跑了。

 

吃完了碗里的羊肉,方书剑抬头用很温柔的语气对着龚子祺小声地说:"还是你最好了。为小朋友付出了这么多。"

 

这突如其来的表白徐均朔就不服了:"表白谁不会啊。"

 

转头就对着郑棋元说了"我真的好爱你"这五个字。

 

事后还悄悄地补上了一句:"也更爱我们的孩子"

 

敏辉和周士原都忽略了在身旁秀恩爱的两对,周士原把刚刚烫好的娃娃菜,金针菇,还有羊肉端到小惠原旁边,蹲下来对小惠原:"挑点自己喜欢吃的,剩下的给其他小伙伴分了吧。"

 

"那爸爸弄的我都喜欢呀。"

 

小惠原夹走了串金针菇就把盘子放到小小方还有俊旗弟弟面前了:"刚刚爸爸说你们随便挑。"

 

看到这么贴心的爸爸,其他的小孩子都醋了。

 

俊旗抬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均朔爸爸在对着棋元爸爸的手机傻笑,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想:"怎么士原叔叔会给自己孩子弄点吃的,但是棋元爸爸好像把我忘了。哼!"

 

他从椅子上跳下来,抱着一种"报复"的目的走过去,心里想着:别的小朋友有的我也不能少。抱着棋元爸爸的手,一双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原本还在专注在手机里搞笑视频的郑棋元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小朋友走过来了,以为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咋了咋了?"

 

"爸比,你有啥好吃的么?我也想要。"

 

郑棋元看着碗中的生菜:"青菜你要么,我有好多。"

 

"也好,那给我一点小白菜?"

 

小小方倒是没那么敏感,一边低头吃着碗里的东西,继续和小惠原打闹。

 

"小小方,你练钢琴了嘛?"

 

"跟你讲啊,我士原爸爸可厉害了,前几天教我的和弦可好听,就是练了好久。士原爸爸在我练琴的时候还很凶。"

 

"没呢。我还没开始弹和弦,倒是天天听书剑爸爸在家唱歌,教我跳舞来着。"

 

俊旗端着一碗生菜回来刚好听见他们刚刚的聊天,不仅不慢地坐回椅子上说:"均朔爸爸唱天边外简直一绝。他说有机会一定教我。"

 

"我前两天听书剑爸爸说赵氏孤儿又要演了,我们下次一起找棋元叔叔要几张票子,一起去看。这样子又能在后台玩耍了!"

 

"你们带上我,我下次让士原爸爸带你们去他的公司看他跳舞听他弹钢琴。"

 

小小方这回很调皮的回了一句:"那我更想去敏辉叔叔的剧场玩,我想一边看他的剧,一边和他互动。"

 

"好啊好啊,好久没去剧院玩了。最近怎么都看不见他们。"

 

"我吃完饭就跟棋元爸爸说,说我们想看他的剧,求求他以后留个心眼。"

 

小孩子们聊着聊着忘了吃饭这件正事儿了。

 

"成熟"的一堆爸爸们也开始嬉戏了。

 

"徐均朔啊徐均朔,你也是真的出息,没想到你真的在上海买了这么一个大房子。"

 

听见王敏辉这么说,龚子祺在旁边打趣到:"忙死了吧,接了不少戏吧,我感觉你都能分身了。我看你在409的群里,每天不是在排练就是在排练的路上。"

 

"你太累了,棋元哥会心疼的。"王敏辉接住了龚子祺的话,抬头暗示棋元哥说些啥,不曾想看到了一个脸红透了的他。

 

"那我们俩天造地设的一对的。"

 

周士原模仿着敏黑的语气说了一句:"我真的是~呕~死~了~"

 

"咋都这个时候,还能这么腻歪呢?"

 

这时候,方书剑猝不及防地对着龚子祺说:"我们也不用天造地设,只用情投意合。"

 

王敏辉是真的坐不住了:"你们倒也不必。"

 

"没事没事啊,敏黑,也不亏,兜圈怎么唱的来着。"

 

坐在一旁的方书剑表示他并不想参与这个无聊的争斗,但是一脸嫌弃地看着这堆幼稚的人:“真是够了!我寻思最近都流行把狗拖进来傻么,一个个的秀出天际”

 

“既然这样的话m我们吃完了要不要回顾一下节目”

 

“那不行dei,一和二错开了怎么办”

 

徐均朔这时候一脸阴险的说:“没事,看B站,我收藏夹里一大堆”

 

“呕~没想到啊,徐均朔你是这样的人,天天看粉丝的剪辑,怎么样,够满意么?”

 

“敏辉宝贝,你倒是给我停下,谁昨天在409的群里分享的文章链接?”

 

 

7

以为徐均朔是说这玩的,没想到吃完饭他倒是真的问了一句:“谁还想再听听节目里的歌的?”

 

一边问着,一边把手机连接到屏幕上,很熟练地翻到了B站里的收藏夹。这熟练程度一看就知道平常没少看。

 

“要不我们看这两个剪辑吧,我们都有呢!”

 

“先看上音的,再看小情侣的!”

 

徐均朔做什么事情自然是十分周到的,也考虑过周士原的感受。反正自己的棋元哥也是毕业了那么久,没太在意自己从哪里毕业了。

 

小孩子们听说可以看见自己爹地们以前的节目视频那真的是乐开花了。也是真的很少有机会看到屏幕里看到自己的爹地们。

 

“敏辉爸爸啊,为什么抽到我士原爹地之后反应那么大,他有那么差劲吗?他平时教我弹钢琴,哪里不好了!”

 

孩子这么质问敏辉也是不知道接什么,众所周知,他当时只是为了给节目剪辑“添油加醋”:“啊啊啊,没有没有,你士原爸爸哪儿都好。”

 

“怎么可能不好呢?”

 

说着说着,直接捏住了周士原的手腕,周士原也是无动于衷,对于这种简单的调戏方式,他已经习以为常。

 

小惠原站在旁边也是很奇怪的,为什么她的两位爸爸天天只要待在一起就有奇奇怪怪的举动啊,为什么呢?怎么不见书剑叔叔干这类事情?

 

本想着抬头看电视里在认真唱真爱乐章的书剑叔叔,小惠原抬头一看却发现,书剑叔叔垫着脚,手正好搭在子祺叔叔的腰上,嘴巴靠得好近好近,两个人仿佛连体了似的,他们俩正巧挡在电视机前。

 

小惠原完全不知道刚刚看到了什么,想去找俊旗弟弟问这是啥,他们究竟在干嘛。

 

俊旗瞬间说了一句:“你们为什么牵手的同时还亲嘴嘛!”

 

“哦~原来是亲嘴嘴啊”小惠原心里暗暗地想着。

 

“是我知道的太少呢,还是为啥。为什么人家俊旗弟弟连这都知道哇?”

 

周士原终于耐不住性子,说了一句:“够了,真是够了啊,不知道谁说要好好看节目的?”

 

方书剑突然回过神了,说了一句“哦“,害羞地把龚子祺拽到了座位上。坐下来,趁真爱乐章这首歌还没放完,对着龚子祺说:“也想听你唱这首歌。那一次和蔡蔡唱的,但是我不想再错过。”

 

徐均朔站在一旁真的站不住了:“你们俩再绣给爷爬!”

 

不曾想,接下来那首歌是荣耀为我臣服。也不知道这个粉丝是怎么想的,把两季混在一起剪,剪辑的题目居然是“声入人心里最适合表白的歌曲”

 

徐均朔扪心自问,荣耀哪里适合表白了,那么摇滚,喜欢的人第一次听估计会跑的吧。至于译配和词嘛,明明就是一个成熟男性要表达自己野心的歌,跟表白似乎一点关系都没有。

 

但每次这首歌放到“我要全部”这个部分的时候,徐均朔都会激动,只想紧紧的握住棋元哥的手,不想放他走。

 

俊旗弟弟一边认真研究自己的均朔爸爸译配里用词的神奇之处,不曾想,看到自己均朔爸爸这个冲动行为,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样子:“均朔爸爸,你们真的好过分。”

 

这个剪辑里面好像一共有五首歌。第三首就是敏黑和周士原一起在巡演唱的雪落下的声音。

 

一听到这首歌,龚子祺就坐不住了,站起来对自己以前这亲爱的室友说:“王敏辉,你说说你一个一米九的大男人穿人家一米八的人衣服,不觉得它短了一些么?”

 

“咳咳”

 

“我这不是怕我们家敏黑冻着嘛!”

 

“不过,讲道理啊,过多久再回想,我依然很想回到那个夏天。”

 

敏辉突然酸了那么一句:“对呢,毕竟在那个夏天你把某个位高权重的前辈追到手了。”

 

“不是,我们就是天造地设怎么了。现在有孩子更幸福了。”

 

“咦~”方书剑十分嫌弃的看着他们秀恩爱。

 

也不知道何时小小方走过来一直在听他们讲话,听完的感想就是:“哇,原来我们爹地和各位叔叔以前的事情这么有意思啊。我好后悔那几年都不在啊”

 

这时,他好奇地说了一句:“还有吗,还有什么神奇的故事?我还想听”

 

正好歌切到了方书剑在排练室唱的慢慢喜欢你,也是不知道为啥这个做剪辑的粉丝这么厉害,能把龚子祺也唱过的慢慢喜欢你放到一起。

 

“小小方,你听你书剑爸爸和子祺爸爸的合唱不就好了,其他的事情不用知道那么多哈。”

 

“看,多好汀啊”郑棋元在一旁跟逗猫一样在不紧不慢地劝孩子。

 

“那我们猜猜下一首会不会是我们亲爱的均朔和棋元老师哪里都是你。”

 

徐均朔突然脸红了。不用想就知道他一定看了不少次这个剪辑,整个顺序都烂熟于心了。

 

“不是,它躺在我的收藏夹里,所以我现在对它拥有解释权,我说不是就不是。”

 

龚子祺这就坐不住了:“知道你是最佳辩手,但是你这以理服人的能力跟我们当年军训相比的时候,也是差了点?”

 

孩子们依旧坐在沙发的角落上认真盯着自己的爹地们唱歌,越看越起劲。曾经只是听说他们唱歌的视频很有趣,平常也偶尔看当时的节目,但是很少看到这么详尽的视频。突然觉着这些爹地们好有趣啊,居然还会收藏这么神奇的东西。

 

小小方对着俊旗小弟弟说:“你看你看!我觉得均朔叔叔都要哭出来了!”

 

“你闭嘴吧!再说我生气不跟你玩了!”

 

“那刚刚你子祺爸爸还口糊唱错词了呢!”

 

突然,俊旗转过头对着惠原说:“我总觉得你两个爹地穿的同一件衣服呀!”

 

“有可能吧,他们平常在家都只用一个衣柜的!而且还坏坏不给我看,说小孩子太矮了,穿不了!”

 

看着孩子们依旧坐在旁边的小沙发嬉戏:“不过话说回来,也是有那么一点点晚了,吃完饭都九点了,我们看完这个视频就回去休息去嘞!”

 

离开的时候大家也是没完没了地吵闹。

 

方书剑叮嘱徐均朔郑棋元俩一定要认真看剧本,郑棋元又跟周士原说去北京的时候一定要告诉他,如果他也碰巧在北京的花请他吃饭喝酒之类的。这时候徐均朔瞬间回过头来盯着郑棋元的眼睛,仿佛在说:你敢请别人到我们家来住。最后,龚子祺跟徐均朔吐槽说方书剑快要住在排练室了,如果可以的话让徐均朔监督一下自己老公好好吃饭,早点回家。

 

(完)

 

【湖心岛六·ä¸€ã€‘我还想陪着你继续长大


在六一这一天


我们和岛民湖人带着小朋友过一个快快乐乐的儿童节


可曾记得 ä»–们还是孩子的模样


从小孩子变成大人


经历一切风雨之后


又变回内心怀有童趣的孩子


(上次一宣有姐妹提及棋昱的tag,我已经编辑换成其他了)


我们将记录一切他们成长的过程


具体顺序为:


0:00 @花晟今天也想当爹 


1:00 @Sana 


2:00 @一只海鸥 


3:00 @十元一个辉辉头 


4:00 @遇见虾滑 


5:00 @一朵没有感情的鸢尾花∠※ 


6:00 @惊蛰无雨 


7:00 @话筒不是饭桶 


8:00 @叶夕晰溪 


9:00 @五斤快累死了 


10:00 @靖溯 


13:00 @木山月亮【主页有抽奖】 


14:00 @蔷梨琉 


15:00 @陆朝宁 


16:00 @吾伍芭茶水间 


17:00 @芋圆奶茶Fishhh🐟 


18:00 @一只忧郁的小企鹅 


19:00 @彼得猫的盐海 


20:00 @手制漩涡 


21:00 @Scindapsus 


22:00 @阿汝月 


23:00 @XXXxuanyuan 

在六一这一天


我们和岛民湖人带着小朋友过一个快快乐乐的儿童节


可曾记得 ä»–们还是孩子的模样


从小孩子变成大人


经历一切风雨之后


又变回内心怀有童趣的孩子


我们将记录一切他们成长的过程


具体顺序为:


0:00 @花晟今天也想当爹 


1:00 @Sana 


2:00 @一只海鸥 


3:00 @十元一个辉辉头 


4:00 @遇见虾滑 


5:00 @一朵没有感情的鸢尾花∠※ 


6:00 @惊蛰无雨 


7:00 @话筒不是饭桶 


8:00 @叶夕晰溪 


9:00 @五斤快累死了 


10:00 @靖溯 


13:00 @木山月亮【主页有抽奖】 


14:00 @蔷梨琉 


15:00 @陆朝宁 


16:00 @吾伍芭茶水间 


17:00 @芋圆奶茶Fishhh🐟 


18:00 @一只忧郁的小企鹅 


19:00 @彼得猫的盐海 


20:00 @手制漩涡 


21:00 @Scindapsus 


22:00 @阿汝月 


23:00 @XXXxuanyuan 

精致修图来净化

是如胶似漆的俩小情侣呀

嘻嘻嘻😜